大家好,这里偶尔吐点黑泥的林喵林太太。杂七杂八的东西应该会很多。就这样。

最近的泥沼:GG

P v E 【大Px陆夫人现实背景同人文 1-5】

写在前头:

这是一篇我脑子一热就piapiapia打出来的文,没有什么大纲,也没什么预想中的主线剧情,里面写的大概只是我个人理解中的大P和陆夫人以及他们可能会有的相处模式吧。

文章内容纯属虚构,人物性格拿捏不当请见谅,参考过二人部分视频的梗,闲杂人等乱入,请不要扩散or艾特本人,不然林太太我会很困扰的。

然后非常感谢各位太太的理解。

文章初出百度P陆吧:

http://tieba.baidu.com/p/2862009945




正文

--------


part.1

陆夫人觉得自己现在的状况有点不太好。夸下了海口和大P在游戏厅比射击游戏,说好一人五条命,自己兜儿里的币钉铃铛锒所剩无几,而旁边屏幕上的大P好像还是第一次续币。

 

背后是齐刷刷的围观的眼睛。

是的,事情就是这样,又一次线下聚会之前的大型面基。爱热闹的人兽给所有能找到的人都打了电话,包括魔王,包括周可儿,也包括大P。陆夫人则是被邀请来的嘉宾,今晚一样被人兽拖出来。本来夫人是要拒绝的,毕竟和变态和逗比感觉玩不到一起去而且人老了(。)精力不足还是要养精蓄锐,但一听到,大P也在,夫人立马改变了决定披挂上阵。

大概是为了活跃气氛吧,人兽带领大队来到了凯文桑推荐的游戏厅。“说不定能遇到都市传说哦”凯玟桑在微博上留言。“瞎丁日扯淡吧。”夫人表示不屑,然后他注意到了自己与生俱来的Flag体质和一行人齐刷刷的目光致敬。

“来大P咱们来一盘儿吧。”夫人从后面拍了拍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少年Pi,“一人五条命。”指着不远处两台连在一起的射击游戏机器。完全不理会人兽凄惨的“夫人你不爱我了大P你这偷腥的猫”嚎叫,大P点了点头,向游戏机台走去。

夫人心里还是打过了小算盘的。根据平日的观察,Pi对于2D和2.5D的游戏更擅长,而且远程射击的能力远远不如近战,更不用说这第一人称射击的游戏了。而夫人身为自称的育碧大舅舅,简直就是本场作战,这可是一雪以撒竞技的前耻的好机会,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可惜夫人是个幸运E,智力点再高也hold不住的固有属性,于是这就是片头的那一幕。

有人认出了大P。窃窃私语的声音在背后传开,中心思想就是“谁这么作死和战神比枪法”。“就是陆夫人我啊!”夫人心中抱怨道。明明自己也颜出过怎么没人认得出陆夫人我啊——啊对了录视频的时候戴着眼罩来着。想到这儿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然后一手滑,差点挨上了敌方的导弹。

完了。夫人想。海口夸大没法收场了。

但是生命值并没有减少。还剩一条命的夫人躲在掩体里,才意识到,刚刚大P这神一样的队友一枪击毁了飞来的导弹,完成了一次神一样的援护。

夫人看向大P的侧脸。依然是专注认真的表情。挺能整啊,陆夫人又抬起枪,看回游戏屏幕,比赛继续。

很快,清完一章版面,两人的配合也越来越默契,围观的人群也多出了一半“虽然看不明白但是这两个人好厉害”的人员成份分布。魔王打完两圈太鼓回来,周可儿跳完一圈宅舞机也回来了,被完全晾在一边于是跑到楼下买了几杯饮料的人兽也带着凯玟桑回来了。说好的大Pvs幸运E竞技早已不知何时变成了合力通关的表演赛。

最后,夫人已经不记得二人是怎么通关的了。只记得最后的boss特别难缠,两人轮流边躲边打,当boss的血条清零之后,两个人几乎是同时松了一口气。回过头,周围飘过来阵阵钦佩的掌声,敬佩的目光,还有饥肠辘辘相当不满的魔王胃里发出的抗议。

好吧,鸡腿时间到了。组团去刷K记吧,这次也要点原味鸡啊。

 

 

Part.2

 

一行人转战到了楼下的K记餐厅,陆夫人端着餐盘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服务员说原味鸡要十五分钟才能炸好,所以夫人领了薯条和可乐和餐牌就离开了柜台,等着原味鸡送过来,也顺便给这帮浩浩荡荡面基大军占个风水宝地。夫人眯着眼睛,眼神游离在还在点餐口徘徊的一行人们。人兽和魔王似乎还在小打小闹互相推搡着,凯玟桑——是凯玟桑吧?——还在孜孜不倦地点着手机,不知是在发微博还是发短信。唯独大P,一个人,呆呆的望着点餐牌,游离在人群中,却又似乎并不属于那人群,存在于他自己的世界之中。

 

说实话,在12team里,或者范围再大一圈,在陆夫人认识的人中,Pi作为一个游戏玩家,无疑是非常优秀而耀眼的,自打进入了12team,目光也会偶尔不自觉地被吸引到这个被观众称为战神的人身上。当然之前狼人杀和无间道还有那些乱七八糟的破事儿,要是不记仇那是假的,但是这也是“男人的友谊”嘛,虽然有一部分也是夫人自导自演的产物。

 

之前几次的面基时,自拍狂人人兽总是会拍各种各样没节操的东西发到微博里,还有各位脑残粉的微博翻图,圈里边的人转了几圈之后这些照片也都会流到陆夫人的主页上,其中也包括各种各样的大P的照片,还自带颜艺。这些照片里的人,视频里的声音,还有微博上的文字终于活生生的从电脑里走出来的时候,却让夫人感觉到有种莫名的违和感,哪怕那声音和标志性的伊丽莎白白帽衫和游戏技术都感觉熟悉的不行——大概不是因为自己今天眼镜没擦的事儿。

 

在夫人的思维野马脱缰一样地进行回忆杀的时候,大P端着餐盘坐到了夫人对面,餐盘里是一份猪排咖喱饭,还有原味鸡翅和饮料。随手把双肩背包放到了旁边的座位,然后拿起了塑料小勺,默默地吃着猪排饭,动作里透露出一股疲态。

 

陆夫人立马意识到,今天大P一切的异常的源头。

 

“没休息好?”

 

“…………昨天刚考完。”

 

那就很好理解了,为了考试熬夜复习的事儿夫人也不是没干过,这几年虽然也没有考试这码子事但是偶尔也会有做视频写文章通宵最后整个人都蔫吧了甚至被送进急诊室什么的。陆夫人朝大P点了点头,对方也投来了一个请求谅解的眼神。两个人便各自低下头,消灭盘中的食物。

 

大部队,也就是魔王人兽周可儿凯玟他们,也都陆续端着餐盘儿回来了。“我刚才预定了一个卡拉OK的包房哦。”凯玟桑放下电话说。人兽很自然地把手搭在大P身上,“大P~~~~不来唱歌~~~~~吗~~~~~~?”。

 

“卧槽你怎么没跟——”

 

“要唱歌挌哪儿唱不行啊非得整什么KTV,来来来夫人我给大家现场献唱一首——”陆夫人迅速打断了魔王的话并清了清嗓子准备给大家来一嗓子,旁边的凯玟桑和人兽齐刷刷地起身制止了他。“夫人你不唱歌我们还能当好朋友!!!!!”他们两个哀嚎着。

 

“得,那就明天再说。”陆夫人从魔王的桌前拿走了一块儿鸡腿。“其实吧,我今儿个还得录个视频,唱歌儿啥的你们自个儿高兴着玩儿吧,夫人我就趁早回宾馆了。”

 

“卧槽我的鸡腿——”“诶~~夫人也太不够————”“走了大P。”

 

夫人站起来拍了拍还在发呆的大P的肩膀,Pi立马反应过来,立马起身拎起双肩包离开了座位。陆夫人把鸡腿塞到嘴里,收拾起两人份的餐盘随手放到回收处,转身和大P走向出口头也不回,留下一行人不可思议的眼神和人兽的“夫人你不爱我了大Pi你这偷腥的猫”x2。

 

“谢了。”在K记门外没有人能看见他们的地方,大P悄悄的对陆夫人说。

 

Part.3

 

两个人并排着走出了K记大门,在没有人看得见的地方,大P小声地说了一声“谢了”。

陆夫人没有回答,在推开商场厚重的玻璃门的时候,冷冽的夜风瞬间夺走了背后的喧嚣。白天与夜晚的温度差让陆夫人多少有点不太适应,白天从高铁上一路晃悠下来车厢的冷气就没停过,下了高铁又是魔都的小蒸笼——这么下来难不成要感冒么——陆夫人对着夜空默默地给自己立着flag。看了一眼身旁的大P,他已经戴上了帽衫的帽子,张望着夜下的灯火。

 

“那啥,大P,”陆夫人打破了两人间的沉默。“你今晚儿有地方住么?”指了指Pi身上的双肩包。“你要是回学校我就跟你走一骨碌,要不然搁我那儿对付一晚上也成,离着也不远儿,咋样吧?”

“……学校……有点远。”Pi望着天,慢慢地回答。他转过头看向陆夫人,但又避开他的眼睛,欲言又止的样子。夫人豪爽地大手一挥拍到Pi的背后,“得,走吧。住我那儿,打车十五分钟——”说完推着大P头也不回地向打车点走。大P还是一动不动。

 

“咋杵这儿不动了?东西落(la)哪儿了还是咋的?那啥我宾馆是人主办定的我跟他们说一声没事儿——”

“录视频……没关系么?”

“嗨,早录好了,我随口糊弄他们你也信?走了走了——怕啥我又不能吃了你——”

大P还在犹豫,一听到最后一句话,扑哧一声的笑了出来,然后顺从地跟着夫人一起走向打车点。两个人很快地拦下一辆出租车,陆夫人率先钻进了车厢后座,P也跟着坐在夫人旁边。夫人探头把印着宾馆地址的小卡片递给司机,交待完目的地后就安心地靠回座位。

 

然后又是沉默。车厢外是不断倒退的路灯和楼宇。陆夫人双手抱臂望着窗外,又好似突然想起点什么来着。“大P。”他开口,声音有点哑。

“嗯?”Pi轻哼了一声回应。

夫人放下手撑在后座上转过头。“今儿内游戏玩儿挺溜啊。”指的是游戏厅里竞技的事儿。

“嗯……”大P点点头,“高中偶尔逃课出来,没地方去就打着玩。”

 

沉默。

 

此刻夫人的心情,怎么形容好呢。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见识过那个手机上的草泥马养成游戏,大概就是里面那个生物进化成第二形态的样子。想象一下有大概三千头这样癫狂的神兽狂奔一样厚重的弹幕齐刷刷压过魔王医生的视频,这样的心境,大概才能形容夫人此刻的感受吧。

 

出租车在一家快捷酒店的门口停下,夫人掏出钱包付了车费顺手要了发票,大P拎着书包钻出车门,看着夫人从车厢另一侧下了车。俩人一前一后走向前台给大P办入住,夫人撂下房卡给前台服务员小姐,在等手续的同时给主办方给自己留的联络人打了声招呼。前台小姐办好了手续让大P签字,并表示住宿费用不会增加,但是房卡只有一张——“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天办理入住的人特别多房卡有点不够用。”她这么说。夫人和P对视一眼,没有作声。

 

两个人走进电梯按下楼层数字。电梯门合上的时候,夫人小声嘟囔了一句,“怎么这么像约炮。”

 

电梯门再次打开,Pi跟着夫人走进了他们的单间。陆夫人指挥大P把书包放下赶紧冲个澡然后早点睡,又从衣柜里的保险箱里取出手提电脑和电源线,开了机又插上网线。视频是前几天一口气录好的,在高铁上闲着没事就顺手做了后期和压制,只等上传等审核就是了。在等待上传视频转码的空档,夫人顺手刷了下微博,只见右上角至少三位数的艾特,而且数字还在不断地刷新。点开一看,是人兽的一条微博,图片是自己和大P打游戏时的背影,并艾特了自己和大P,文字内容主旨大概还是“夫人你不爱我了大Pi你这偷腥的猫”x3。周可儿魔王凯玟Lyc毛豆加藤一圈儿人转发了之后还惊动了12和麦扣老爷——“百年好合。”12评论道——夫人果断地关了艾特提醒:这都七舅老爷的特么的什么事儿啊!。

 

隔壁的人好像回来了。夫人听见了房门外的说笑声,脚步声,还有刷卡进门的声音。好像是一大群人的样子,难不成也是跑展子的临时据点么整这么热闹。陆夫人在心里头默默地吐着槽,手上也不闲着写好了投稿说明文。隔壁的嬉笑声从刚才起就没停止过,好像是住了魔王和魔王还有魔王一样,此起彼伏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以下略)根本hold不住。这咋能睡啊,夫人点着鼠标按下投稿按钮,寻思了一下,起身在自己的行李里翻找起来。翻了一小会儿,在一沓T恤里头翻出来一只眼罩,顿了一下,朝着浴室里隐约能看见的洗完澡正在穿衣服的大P喊了一声:

“大P,我下去买点东西,不带房卡,你先别睡给我留个门儿。”

Pi答应了。陆夫人便马上从行李里抽出一件长袖衫套在身上,抓起钱包起身出门。

 

踏出快捷酒店大门,环视四周找到了一家便利店。夫人进门,望着明亮灯光下一排排各种各样的日用品以及它们五彩斑斓的盒子,心想,“这还真有点儿像是在约♂炮啊。”

 

Part.3.5

 

陆夫人拎着塑料袋回了房间,已经洗完澡换好衣服正在用毛巾擦头发的大P给他开了门。夫人进门随手把塑料袋放在桌子上顺手检查视频有没有过审。背后的Pi开口了。

 

“夫人。”

“啥事儿?”

“床……”

“啊啊忘告诉你他们给我定的是大床房——咋整现在换房间不知道人还让不让啊——”

“……没事。”

 

完了,就不该提约炮这茬的这越想越在意了怎么回事啊!陆夫人慌了神儿了,也不知道大P是真不在意还是嘴上说说夫人我可是异性恋一世英名不能毁这儿了啊等等老娘一世英名不是已经被人兽那混小子光挂微博都不知道挂了多少回么说到挂微博刚才那条明天指定叫人兽删了删了说起来明天演讲稿还没看不对这时候还在意演讲稿干嘛啊不是说好了早点回来睡觉吗这都几点了啊——?!

已经坐在床另一侧的大P似乎真的并不是特别在意,还在用宾馆的毛巾一下一下擦着微湿的头发,觉得擦得差不多了,又稍稍甩了两下让头发看起来自然一些,头上的呆毛也立了起来。这时从隔壁房间又传来了阵阵笑声,笑得让人心神不宁想跟着笑。

陆夫人和大P面面相觑,夫人一拍脑瓜,从刚才下楼买的一兜子东西里掏出一个小盒,丢给房间另一端的大P。是一对泡沫耳塞和一只睡眠眼罩。“眼不见心不烦~耳不闻心不厌。”夫人说道。

Pi看着手心里的眼罩和耳塞,“有点厉害……”

得到了预期效果的夫人显得有点得意。 两人又攀谈了几句之后大P就戴上眼罩耳塞躺下了。夫人随手发了条新视频的微博,然后看了两眼明天的发言稿,也就关了电脑从行李里翻出两件换洗衣服去冲澡了。

 

站在花洒下,夫人觉得刚才自己真的是想太多了。小算盘打得太勤也有失算的时候。大学的时候谁没住过宿舍?一屋子里好几个兄弟都这么过来的,就这一晚上又不会掉块肉,不用在意就是了。

 

话是这么说,从浴室出来的陆夫人还是换上了明天要穿的衣服,想想光着膀子和人睡觉还是有点心理负担的,所以就这样吧。

 

关上了房间的灯,把设好闹钟的手机摆在床头柜上,小心翼翼地掀开被子钻进去,陆夫人望着天花板笔直地平躺了一夜。

 

Part.4

 

“陆夫人?夫人?”

“……”

这是在哪里……没见过的天花板……

“陆夫人?陆夫人醒醒?陆夫人?”

好熟悉的声音……是妈妈么…………………………等等?

“夫人!夫人你没事吧!”

等一下母上平时不会这么叫我的这只能是——————

 

陆夫人一个激灵从床上弹起来,把旁边试图摇醒他的少年Pi吓了一跳。

“卧槽夫人你别吓我,我都要打120了——”

“早啊大P……”陆夫人又以自由落体的方式落回到枕头上,把被子往上拉了拉试图盖住头,身体蜷缩起来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准备继续睡下去。“再睡十分钟……”

大P毫不含糊地扯开了夫人紧紧抓着的被子,身体在棉被中积攒的热量迅速散发出去,陆夫人又不自主地缩了一缩。大P强行把夫人的身体翻开,把夫人的手机举到夫人面前,Iwish I had an Angel的手机铃声非常恰到时机地响起。

夫人艰难地揉了揉眼睛,另一只手在床头柜摸到了厚厚的眼镜摸索着戴上,终于看清了来电显示的名字。按下通话键,结果手机摆在耳朵旁边,里面传来一个显得非常焦急的声音。

“大事不好了。”夫人心想。

 

夫人放下手机,看了看床头的电子钟,愣了三秒钟,立马踢开被子冲到卫生间用冷水抹了把脸。大P靠在门框上,问是怎么一回事。

“他们找我当主持人来着。”陆夫人抽出条没用过的宾馆毛巾一边擦脸一边解释。“大P你知道上会展中心咋走近么?”

“会展中心?”大P思索了一下,“不熟。”

“好吧。咱打车去。”陆夫人从卫生间出来,把笔记本电脑装进随身包裹,又从昨天从买东西带回来的袋子里掏出来两只面包,一只丢给大P,一只撕开包装塞进嘴里。大P见状,把面包放进帽衫口袋里,也开始迅速整理起自己的东西。很快,两人收拾好了行装出门。

 

出了快捷酒店大门,陆夫人快步走向车道打出租车,大P紧随其后拎着两人的包。很快一辆车停了下来,夫人上了车就把一张纸条递给司机,交代了要开快一点。大P也钻进车厢坐好,关上车门。出租车立马向前行驶。

“其实大P你不用跟着我这么着急啊我说,”夫人转过头,“昨晚睡咋样?”

“睡得非常好。对了陆夫人他们为什么要你去主持啊?”

“呃,我也不知道,反正不用自己写稿还报销旅费反正不来白不来呗。”

说完这一句,夫人就在座位上靠着车门进入了假寐的状态。P也不再问,看着夫人的侧脸,又转过头,望向魔都今天的天空。又是阴天啊。

 

快到地方的时候司机提了个醒,说那边塞车可能会有点严重不太好走,Pi便拍醒了夫人,问该怎么办。夫人说那还能咋办啊,车走不动咱就走啊。大P以一个非常悲伤的表情看着陆夫人说不要在这种时候立这样的flag好么,然后两个人坐着的出租车就急刹车停下了,广播里也播出了一条自行车和出租车相刮的肇事新闻,就在这辆车正在行驶的这条路上造成车流缓慢建议过往司机绕道而行。夫人不动声色地在心中呐喊,老天爷你要不要这样!

 

于是夫人付了车费,接过大P手里的包,两个人下了车,一路小跑地跑向了会场。终于到了会展中心的大门口,陆夫人瘫坐在路边的花坛上喘着粗气,大P站在他旁边环顾着四周,冒出一句:

“原来,我们要去的不是同一个地方……”

卧槽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夫人还理解不了大P说的“同一个地方”的意思,这时夫人衣服口袋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夫人迅速按下接听键,里面是工作人员依然焦急的声音。

“我已经在门外了马上就进去——诶好的好的——嗯嗯,都记着呢——对,也带着了——诶我马上过去——”

 

放下手机的夫人仰望着大P,“刚才你说咱不是同一个地方是啥意思?”

“夫人,这个是叫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大P指着不断涌入人潮的门口上的横幅。

陆夫人扶了扶眼镜向他指着的方向望过去。

“然后人兽他们要去的……是叫魔都同人祭………………”大P慢慢地,一字一顿地说。

 

诶?!!!?!?!?!?!

诶?!?!?!?!!!?!!?!?!!!!!!!!

 

 

Part.5

 

陆夫人花了整整十秒钟才理清当前的逻辑。在同一时间的魔都,有两个展会,自己被邀请来游戏展做主持,而人兽他们则是要去同人展,双方缺少良好沟通的情况下,自己默认双方参加的是同一个展会还把大P拖了过来——

 

“那咋整?你现在过去还赶趟儿不?”回过神的陆夫人马上问大P。

“赶得及是赶得及,”大P顿了一下,“但是我手机没电了联系不上人。”

“诶你没带充电器么?”

大P一脸悲伤地看着夫人。好吧那就是没带了,夫人心想。那现在怎么办?总不能让人大P白跑过来一趟啊。看着大P没有要离开的意思,陆夫人又举起手机拨通了主办方联系人的电话。

 

一个脖子上挂着牌子的工作人员挤出人群小跑出来迎接站在展会门口的陆夫人和大P。没等夫人开口,这个工作人员已经向大P递出小本子要签名了。

“咳咳嗯。”陆夫人干咳了两下。工作人员立马转过身道歉,说因为全家都特别崇拜战神Pi所以有点激动到得意忘形了。“啧。”陆夫人抢过大P画完大蝌蚪一样签名的正准备递回给工作人员的小本子,顺手在大大的蝌蚪的正下方潇洒地签上“神奇陆夫人”这几个字,再递回给工作人员。

“买一赠一。”大P吐槽。

“胳膊肘往哪儿拐呢。”夫人回道。

 

两个人接过工作人员递过来的“嘉宾”胸牌戴上,接着跟随着他进了这个官方名称叫“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的游戏展览会场。Show girl们在各自的展区招揽着游客,陆夫人也饶有兴趣地围观着妹子们的大胸和大腿。大P对姑娘们兴趣并不是很大(“我比较喜欢贫一点的。”By战神),此刻他似乎更担心陆夫人会不会因为美女看太多走神跟丢了。终于当视线中基本没有妹子了的时候,陆夫人才遗憾地把目光转向塞满了工作人员的展台,顺便跟身旁的大P吐槽现在的游戏公司就知道用妹子用妹子用妹子大胸妹子招揽土豪玩家。大P点点头表示赞同,但又表示夫人你在他们老窝吐槽他们真的大丈夫么。夫人一拍胸脯,“萌大奶,夫人我就是被请来专门来吐槽的!”旁边的工作人员则一脸黑线地表示你们刚才说的我都听到了但我不发表任何言论以及时间差不多了主席台那边已经耗不下去了陆夫人您已经迟到了就请稍微快一点准备上台吧还有阿皮先生既然您以嘉宾身份来了请问能和您商量一下今天展览的活动么——

“行行我知道了——”夫人只好转身去找负责开场的工作人员,找到了之后又回头去招呼依然和带他们进门的工作人员站在一起的大P:“那啥,大P,我下台就回后台记住了啊!”

“嗯。”大P也挥挥手,目送陆夫人离开。场内播放的的BGM终于稍稍安静下来,几声杂音后,一个浑厚的东北男性嗓音响彻了整个会场的主席台,阿皮的的目光这才离开了夫人离去的那个台口。

 

夫人的开场白一如既往的一针见血,又不留情面,还偶尔额外爆出几个喜闻乐见的彩蛋给台下的玩家们,对此陆夫人自己也觉得非常满意,毕竟看着台下观众的气氛因为自己而被鼓舞起来,是一个人一生都少有的成就感。夫人有点小激动,说话的音调也稍微升高了一些,临下台的时候他悄悄四处张望了一下,却并没有发现某个比较在意的人的身影。台下的人这么多,自己眼睛这么近视,看漏一两个也情有可原吧?夫人安慰着自己,在掌声和音乐声中走下了台。但他转念一想,那么高大而耀眼的人,怎么会轻易看不到呢?

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点忐忑的陆夫人寻遍了后台,都没有看见大P的身影。“别是走丢了吧”,夫人在心里头念叨,然后立马意识到这种flag还是不要立起来的好。终于他抓到了当初向大P问签名的工作人员,才搞清楚大P的去向。

 

“因为有很多游戏在做现场演示,所以我们请他去做游戏试玩了。”

 

未等对方话说完,夫人已然冲出后台。面前的人潮往往复复,琳琅满目的让人找不到北。陆夫人快步走过一排排展区,不断地左右巡视,试图搜寻到那个高大而安静的身影。

 

然后他发现了。

 

在一排排人潮的中央,面对着家用游戏机坐着手中握着手柄的,身着白衣挂着胸牌的,那个高大而安静,又带着一份不安和拘谨的少年。


评论 ( 1 )
热度 ( 27 )